公示公告

湖蓝山水画派--阳红

2021-05-13 11:00:26   来源:阳红   编辑:

以油画功底开创国画山水写实新天地。不师古人,师造化。

自成厚重淋漓大气画风,既有油画的厚重,又有国画的灵动,而不失现代美术视觉冲击力。

阳红绘画风格介绍

1964年1月,湖南长沙的一个医生家庭又降生了一个男丁,在那个充满激情与追随的年代,希望儿女又红又专,父亲给他起了“红”字做名,因姓阳,于是叫他----阳红。

他从幼儿园起就喜欢画画,好动乱涂乱画,只要有粉笔见空白的地方,就会留下他涂抹的痕迹,尤其家里木地板被“污”,常常受到父亲的“呵斥”。

小学开始在本子上画,看他书本空白的地方画满了德国鬼子(观电影残留映象),父亲一脸茫然。

记得小学四年级的一天,班上四个喜欢画画的同学比赛,看谁能把马、恩、列、斯画得最像,结果他画得最像,回到家父亲检查书包,发现了他画的伟大领袖,把马克思的像拿在手上端看了许久,他想这次应该不会“训”我了吧,还没等得意起来,父亲把画一抖:“叫你不要画不要画,你就是不听, ‘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!’”

父亲总认为他画画是不务正业,当时都认为自己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,是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,哪搞得清正业是什么,我只是喜欢画画。

家中除他没有一个画画的,为何喜欢画画?且对画画极赋悟性,光看就能描绘画出,不能不说这是禀赋。

他现在的这些国画作品,没有经过专门的老师指点,他虽在湖南师大美术系学习,专业是油画,没有学过国画,如今很多时候他都是用油画的思维和眼光创作国画。

他认为传统国画固然有其深奥的地方,比如讲究写意,从简,意笔草草,不求形似。

这些确实很高,但大家都这样追求,国画难免单调。

而且很容易把人引上一些歧途,越简越好,大家都懒得画了,不画不是最简吗,一张白纸,想象的空间不更大吗。

你也画曲径通幽,他也告诉你曲径通幽,都通幽就没意思了,也可以柳暗花明,也可以通罗马嘛。

花鸟人物可简,山水可不能简,简了就没东西看了。

大家都简了才是国画的穷途末路。

国画应该是意境的简练,而不是笔墨的简单,

不能认为笔墨繁复的就是匠人气,笔墨简练的才是艺术家。

要成为艺术家,首先要有匠人精神,沉下心来做学问,沉不下心的人能成为艺术家吗?

难怪有些老外认为国画是简笔画,是儿戏,散点透视导致很多船在天上飞,确实难说很科学。

我们并不追求科学,但必须懂得科学,国画不一定西化,但可借鉴西画,只有这样才能开拓更广阔的国画天地。

学国画的还是应该学学西画,基本的透视概念还是要有,远的物体不是画小了就成,诗可以飞流直下三千尺,画可不能让远帆在云上飘。

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,人们都不想花很多时间画一幅画,认真的做学问,是因在画面上画的东西越多,越没艺术性,越俗气的观念导致的。

他不管人家怎么评论他的画,他就想画点让大众都能看懂的画,别人画的是大山大水大情怀,他画的是大山小水小情调,他画的是这个时代的山这个时代的水,这个时代游玩的人们。

他是以油画功底开创国画山水写实新天地。

不师古人,师造化。

自成厚重淋漓大气画风,既有油画的厚重,又有国画的灵动,而不失现代美术视觉冲击力。

自创以湖蓝颜色为基调的山水画,这种鲜艳的纯颜色在国画里,无人敢用,所以前无古人。

如果后有来者,形成一个画派,那他就是湖蓝山水画派的创始人,擅长大型全景山水画。

由于他性格内向,好静,不喜欢浮华,没有参加过任何展览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是当今国画界隐于尘世少有的山水奇才。

大家都知道国画黑黑的,都想用颜色改良国画,很多探索者都因最终走入了俗的氛围而放弃了纯颜色。

他是知难而上的奋斗者,大家都能做好的事,他就没必要做了,都做不好,他做好了,才体现我的价值。

用纯湖蓝颜色画远景,学过色彩构成的人都知道,纯的艳丽色彩是不会在远处的,是会往前跳的,因为太鲜艳太纯,刺激眼球,会直接冲你而来,要让这种颜色退到最后一层远景,谈何容易。

他通过几十年的研究,摸索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,就是运用国画里黑气的墨色,压住鲜艳的纯色,阻止它不往前跳,就象一轮火红的太阳升起时,虽然它颜色非常艳丽,但我们知道它在远方,那种颜色不会跳到近景中来,因为有近景中的暗色压住了它,才让那轮红日既艳亮,又安静的呆在远方。

我国画山水就是运用了这种原理,所以看上去艳丽的色彩,既达到视觉冲击效果,又不会跳到近景中来。

还有就是运用色彩构成原理,使其过渡,加强近处树木的绿色草地与之协调,彻底摒弃了传统国画的黑脏丑的陈腐之气,给国画界带来一种全新的春意。

有些人会认为他的画是商业画,不是纯艺术性的画,这种说法是褒是贬,暂且不说,商业画一个明显的标志就是重复别人的作品别人的创意。

他的画从构图立意到表现手法都是纯个人的行为,而且不具有重复性,自己都不能重复自己,每一幅画都是心灵的火花。

都是泼墨起稿,泼成什么样,象什么画什么,都是当时灵感的再现。过了那个时间心情心境就不一样了,画的表现意境也不会一样。

跟别人画画,先胸有成熟的竹子,再起稿上色完全不同。

他不要起稿,随心所欲。

别人常常问他是画的哪里的山,他说没有哪里,都是他心中的山。

有北方山水的大气,有南方山水的温润,去掉了北方山水的荒硬,也没有南方山水的虚无,它就是心中纯净得一尘不染,空气透明度极高脱离了城市烦扰的心中的圣山。

桂林、黄山、庐山等名山大川都有人画过,而且都画到了极致,他再画就没什么意思了,再画这些难免会流于俗的地界。

所谓俗的画,就是重复别人的题材,别人的创意,别人的构图。

牡丹好看,大家都画牡丹,家家户户都挂着牡丹富贵,能不俗吗?

你说是画牡丹的人俗,还是挂牡丹的人俗呢?

他说都不是,是因为太多才俗。

你画的和别人挂的都要少,才会显得高雅。

他要画别人没有画过的山, 这种山,既有天,也有地,既有树,也有丛,既有石,又有草,既有路,也有水,叫做全景式山水。

画面的取景很全很深很远,像一幅规模很大的全景照片,但和照片不同的是有各种艺术处理手段和表现手法在里面,一般人很难读出这里面的艺术处理过程,因而容易武断的认为是没有艺术处理的商业画。

就因为处理手段繁复,避免了一些人的模仿,谁都能模仿的艺术作品,我觉得也高深不到哪里去。

要模仿他的作品,如果是学国画的人,没有油画的功底,是模仿不了的。

如果是学油画的人,没有毛笔功底,也是模仿不了的。

如果没有真山真水感受,用笔没有千里远景的感觉,光靠几笔传统国画临摹技法的人是不可能模仿的。

达到模仿他作品功力的人,也没必要模仿他的作品了,完全可以另辟蹊径开宗立派了。

所以说他的作品是当今国画界难于复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。

他作品追求的几个境界:

第一, 气势博大

从整体到局部的处理,都在一个气势的统领之下作画,他画画不像别人画画追求那种虚假的气势,用一种湿润的笔墨效果来代替气势,一张很大的画,要缩小了才能看出效果。

他是小画,放大了更出效果,才是他要追求的气势。

他是把自己置于真山真水中来统领气势,这种处理方法,小气的人是无法做到的。

第二,洁净自然

传统国画追求空灵超然,现代国画追求浓烈热闹,都给人带来一种黑气和脏的感觉,他要改变这种局面。

画面第一要达到的就是洁净,画的山,像雨后如洗过的洁净,而没有雨后的晦暗,有阳光的明亮,而没有出现太阳形象,空气透明度极高,没有灰尘,才会出现远景山那么蓝那么清晰的感觉。

这样的画面才能表现出心中的圣洁和明亮的胸怀。

第三, 透气舒展

他的画面画了很多东西,如果没有空灵舒展的追求,会给人很压抑堆砌的感觉。

近景中景甚至远景都画满了东西,为什么还没有那种闷堵的感觉,还感觉天高任鸟飞呢,就是经过了透气舒展的设计。

第四, 灵动神思

他画面内容画的很多,但决不束缚观者思维,空白的地方不着一笔,不会像别人一样界定那空白就是云,或者是水。

他画的空白地方,可以是云,可以是水,可以是一个面,可以是光,也可以什么都不是,只是空白,留给观者充分的想像空间。

很多人用晕染的手法烘托云,告诉观者那就是云,这才真俗。

第五, 全景大气

一幅画不是画面大,气象就大,要画出气象很鸿大的作品,首先要格局大,哪怕是很小的幅面,也能画出咫尺千里的气势。

什么是格局大呢,画的时候,不管幅面大小,画的人都要把自己置于真山真水环境中,就像指挥大战役的统帅,眼中要有千里战场的全局观念,才能指挥大格局的战役。

第六, 画外之意

通过命名和人物的表现,追求一种诗意,一种情调,一种联想,使画面的格调得到提升,明显的和商业画拉开距离,让山水画不仅仅表现的是山水,它还是一幅有思想有灵气的大自然。

第七, 创造皴法

传统国画有很多用笔方法,叫皴法,什么斧辟皴,披麻皴,拆带皴,骷髅皴等等。他全然不管,我只是根据自己处理画面的需要来创造用笔方法,根据自然质感表现的需要来运用笔法,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用笔方法,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面貌。

第八, 用色单纯

他的画用色是以湖蓝颜色为主,辅以近景的淡绿同类色,形成整个画面的蓝绿基调,以少量的红色山石加以对比,既有整体的协调,又有局部的对比,形成了一个真山真水的写实氛围,是大众男女老少外国人都能看得懂的艺术作品。

第九, 树木真实

摈弃了传统国画山水中画树木的程式化,传统国画山水画中,树木不管是近景中景远景,画树木都是一种画法,都是仰视看到的树的画法。

他画树木就是根据不同的角度,不同的远近,表现树木的方法不同,从而更能真实的表现咫尺千里的大气势。

第十, 人物生动

人物在山水画中,只是起一个点景的作用,用以达到和山水树木对比,增加生活气息。

要画得非常简单生动是要功底的,寥寥几笔要把人物的动态点得生动自然,离不开我常年的速写功夫,人物虽小而少,但在画面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,使得近看也有东西看。

全景山水,远看有大气势,中距离有不同的树木植被和山石结构看,近看还有点景人物,非常丰富自然,用笔用色完全根据自然,师造化而不师古人,因为没有前人的学习,也就没有前人的痕迹,是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他的山水画不仅有很好的观赏性,还具有很高的学术性。

中国画和西画有很多不同之处,其中一个重要点是观察方法不同,西画观察事物是讲究特定的时间特定的视点看到景物,叫做焦点透视。

中国人看东西视点是不固定的,视点可以移动,步步移,面面观,叫做散点透视,可以把不同视点不同时间看到的东西画到一幅画中。 老祖宗也不管科学不科学,就这么画,观画的人也不管科学不科学就这么看,几千年下来已经习惯了,外国人不认可的东西,中国人很自豪,认为这是中国人的一大创造,按照这种思维,我更加有所发展。

老祖宗的国画视点是上下左右平面的移动,他不光继承了这点,还发展为视点可以近中远前后纵深移动,所以他的画远景也很清晰。

纵深移动视点的画法和观察方法,填补了中国美术史的一个空白,是对中国山水画的一个创新发展,他的湖蓝山水画派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,将使画画人的观察习惯和观画人的欣赏习惯发生根本性的变化,将开创一个新的时代,给不景气的画坛吹进一缕新风,引领新的时尚。

他的画,现在被漠视乃至批评得多,难被人接受,都认为他用的湖蓝颜色太纯,不入调,没有这种搞法。

要有这种搞法,他就不是创始人了,要是他们认为这种纯颜色入调,那他们早画了,创新的是他们而不是我,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。

这个时代不认可的东西,一但被下个时代认可,就开创了一个时代,为此,他很自信也自豪!

不管批评的人有多少,他还是认为他开创了一个时代,这种以纯湖蓝为基调的国画山水,前无古人,后肯定有来者,等世人承认那天,就会有很多追随者,当然能形成画派。

很多画派起源时都是不被时代认可的,象印象派、野兽派都是被当时谩骂的,骂的声音越多,画派形成后的影响就越大,所以他不在乎有多少人骂我狂妄,走自己的路,让人骂去吧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